大雁 天鹅之歌

发布时间发布时间:2021-03-04 09:55:00       访问量访问量:196
【概要】:孙强 博斯纳钢琴 一九六0年以前,我还是一个幼稚的孩童和无知的少年。那时的烟台市,没有宽广的马路和川流不息的车辆人群,没有重工业,没有高楼林立,市区被低矮的平房覆盖着...

  孙强 博斯纳钢琴

  一九六0年以前,我还是一个幼稚的孩童和无知的少年。那时的烟台市,没有宽广的马路和川流不息的车辆人群,没有重工业,没有高楼林立,市区被低矮的平房覆盖着,偶尔见到一座二、三层高的楼房,也算是“高大上”了。站在街上,抬头举目四望,辽阔深邃的蓝天便可尽收眼底。

  那时依山傍海的烟台,到处弥漫着农耕渔捕文化,充满着胶东地区勤劳善良浓厚的乡土气息和纯朴的世俗民风。

  那时的烟台,沉寂得就像一片未开垦的处.女地,充其量算作是个农工过渡型的小城市。城市里没有因繁华所发出的嗡嗡的喧闹吵杂声,也没有喧闹的声浪冲击着碧蓝色的天空,一切都是那样安祥、和谐而静谧。

  每当,秋天来临的时候,人们就会经常望见高空中一队队、一排排大雁,呼喊着、鸣叫着、歌唱着,快速而秩序井然地由北向南远远地飞去。

  这时,好奇的小伙伴们都会不由自主地望着天空,向着大雁,高声呼喊:“大雁变、变、变,快变!”。只见飞翔着的雁群好像听懂了孩子们的呼喊,一会儿变成了一个“一”字,一会儿变成了一个“人”字。

  那时烟台的海边滩涂和湿地,人烟稀.少、多无打扰,当大雁在夜间落地休息的时候,便会留下不少的大雁蛋。所以,一大早,沿海地区农村里的大人和孩子们就会兴高采烈地去捡拾免费的“大雁蛋”。

  随着社会的发展,城市的扩大,生态环境也无处不在地改变着,烟台市的上空,很难再见到大雁南来北往的踪影,再也听不到雁叫长空的歌声了。

  大雁,也叫“鸿雁”,也有称之为“灰天鹅”,胶东地区的农村称其为“老雁”,与举世闻名的“天鹅”长相极.其相似。我猜想,“天鹅”不仅仅是因为长得妩媚动人,有着洁白的羽毛和美丽多姿的身材;更因为她是一种有感知、有志向,能够在高空中飞翔的“鹅”;是一种体态优美、志存高远的大型飞鸟游禽。而家养的鹅,前额高凸,腹肚肥大,只是一种安于苟且、胸无大志,整天悠哉蹒跚、供人食用的家禽而已。

  大雁,属候鸟游禽。在北美洲的格陵兰,欧洲和亚洲北部等大陆地区均有分布。我们能见到的大多是亚洲北部西伯利亚等地的,都是繁衍生长于北方的芦苇湿地中,以食水草为主的候鸟。大雁体态丰满,羽毛为灰白色,颈脖修长,鸣声动人。成雁体重7-8公斤,其寿命约20-50年左右,属国家二级保护动物;

  天鹅是生长活动在江河湖泊、近海的水鸟,以捕食鱼虾为主。

  大雁是高飞的冠.军,飞行高度可达9千米,能够飞越世界最.高峰——珠穆朗玛峰;

  大雁和天鹅聪明睿智,情感丰富,充满灵性。

  每当萧瑟秋风呼啸而起的时候,绿色草原很快变成了苍茫枯黄,西伯利亚的大雁或天鹅便会悲伤地凝视着朝夕相处的大片的栖息地,苍凉地望着泪水汇成的涓涓流水而十分惆怅。它们知道,这里很快就会大雪纷飞、素裹银装,皑皑积雪会把大地变成断粮绝食的茫茫白色世界。它们不得不伤感留恋地离开自己的家乡,乘着北风南下,迁徒到遥远的南方。

  它们知道,南迁之路千里迢迢,道阻且长。所以,在迁徒的征程中从不单打独斗、孤军远飞,都是成群结队,一同飞往。因为队友众多,团结一致,才会有力量飞往它们要去的地方。

  身强.力壮、经验丰富的大雁会承担领导的责任,带领群雁飞抵遥远的越冬之处。在南迁北归的千里飞途中,如果原来的头雁累了,就会另有体魄健硕的资.深大雁接替首领,继续前飞。

  大雁有自己的语言,头雁的号召如同军令,畅.通无阻。大雁在高空飞行中,修长的脖胫会伸得笔直,双脚紧收腹下,以减少空气的阻力。肥厚力大的翅膀会不停地上下舞动、搏击大气。多只群雁沿着一条直线飞行,群体舞动就会形成一种有利于快速飞行的气流。当遇到不同的风力、风阻,头雁就会下达命令,由“一”字队形迅速改变成“人”字形,这样既可减少风阻,又可利用气流,节省体力,有利飞行,还可观察到队友的情况而相互鼓励,一往无前。

  每当严冬过去,春季到来,南风徐起的时候,大雁知道它们返乡的时刻快到了。它们就会抓紧时间,利用每天清晨或暮晚时分,在越冬地的周围上空起飞翱翔,锻炼体能,以迎接渴望已久的思乡归程。

  天鹅的情爱是神圣的。

  天鹅是世界上稀有的“终身伴侣制”的物种。它们择偶是慎重的,一但相中成亲,便会忠贞不渝,笃一不二。不论在北方繁衍生息,还是到南方觅食越冬,它们都是成双成对而形影不离。

  每年三、四月间,它们又会成群结队地返回北方产卵繁殖。在雌鹅孵卵时,雄鹅会一刻不离地守护在它的身旁,以防骚扰,期盼母.子平安。

  如果其中一只伴侣不幸遇难夭折死亡,另一只便不再另娶或不再另嫁,就会忍受孤寂、独守空门、忠贞情愫、从一而终。

  大雁和天鹅的家乡观念、故土恋情是浓厚而牢固的。尽管北方的寒冷惨酷地驱离了它们,尽管它们南迁到了气候温暖、水草、鱼虾饵料丰盛的地方,但它们从不被外面的“精彩世界”所打动。它们朝思暮想的是早日回到生它、养它的故乡老家。尽管北方的冬季寒冷、贫苦,但它们知道,北方才是它们的根。春来秋往,年复一年,一代又一代的大雁、天鹅,祖祖辈辈沿袭传承着思乡、爱家、盼归的乡恋情感,从不叛经离道。

  大雁和天鹅是有灵性的。

  它知道,什么时候要离开北方,什么时候应该返回故乡;它也知道,南迁到哪里去,哪里的人们欢迎它,爱护它,哪里的环境安.全、可靠,它就会不忘旧情,年年依旧南迁而至。

  每年的十一月下旬,大批的天鹅就会从寒冷冰冻的北方,飞到胶东半岛东部荣成的烟墩角天鹅湖落地越冬。

  我曾两次驾车行驶两个半小时到达烟墩角,去拍摄引人入胜的天鹅,留下了不少的天鹅倩影。

  在东西文化中,都把天鹅视作纯洁、高尚的爱情象征。

  它们南飞的再高、再远,也忘不了自己的故土。每当春天来临、南风再起的时候,它们就会一如既往,不远千里地回到繁衍生息的北方故乡。

  大雁、天鹅之歌,在千里征途中,在高空长风中,世世代代地传承高唱着。

  常言道:“狗不嫌家贫,子不嫌母丑。”

  人们常说:“寒门生贵子,白屋出公卿。”

  几千年的中.国发展历史也告诉我们:“寒门知孝子,国难出忠臣。”

  祖国养育了我们,祖.国是我们伟大的母亲,忘记祖国就意味着背.叛。

  普天下的中华儿女热爱祖国,精忠保国,为国献身的崇高思想、情怀,犹如高空之长风,一阵一阵吹不断,恰似浩荡长江之水,一浪一浪滚滚东流,奔腾向前!

  2021年2月22日

  随附自拍天鹅影照:

大雁△雁击长空
△雁击长空

没有了!

没有了!